豪豪和爸爸妈妈豪豪和爸爸妈妈

  (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彭妲 实习生 唐奕璇)在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儿童血液科的病房内,一张小小的病床围着透明的防尘帘,蓝色的床单上有可爱的小熊和梦幻的星空,5岁的豪豪躺在床上。盛夏季节,绿油油的树映刻在窗外,但豪豪不能出去,就连窗外的绿叶他也不能触摸。

  去年5月,豪豪查出了急性髓系白血病,整整一年的时间,小豪豪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化疗,甚至进了三次重症监护室,本以为病情有了好转,没想到今年6月再次复发,医生说需要骨髓移植手术,费用需要筹备30万到50万左右,治愈率大概只有30%。

  年仅五岁,却每天都在与死神做斗争

  豪豪和父母是毕节市黔西人,两岁时豪豪就跟着父母在浙江台州生活。

  “一岁多的时候他一直在黔西和爷爷奶奶生活,我和他妈妈在外面打工,实在太想他了,就把他接来和我们一起生活。”豪豪的爸爸李先生告诉记者,不管日子过得苦不苦,最重要的是一家人能够在一起。

  2020年全家回到了黔西生活,却不料豪豪查出了急性髓系白血病,为了给孩子治疗,李先生和妻子放弃了工作,东拼西凑出所有积蓄将豪豪送到了医院治疗。

  从去年5月到12月,豪豪都是在医院度过,每次化疗,他都会连续高烧很多天,瘦小的手臂上扎满了针眼。

  第一次进重症监护室治疗了6天,豪豪见不到爸爸妈妈,独自面对身体的疼痛和孤独,依然十分配合治疗,他对医生说,我不怕痛,打了针就好了。

  第二次进重症监护室,又是7个漫漫长夜,当时只有4岁的豪豪哭着告诉护士,“能不能拍一些爸爸妈妈的照片给我,我晚上看不见妈妈就睡不着,我不怕痛,我只是好想爸爸妈妈。”

  8个月的治疗周期,期间豪豪只出院过3次,由于身体情况不稳定,每次出院都只能短暂的在户外停留一会儿,就得马上回家。

  今年复查后,豪豪问妈妈,为什么我还要来医院?

  妈妈说,因为身体里的坏细胞又长出来了,医生要给豪豪把坏细胞都打死,我们就能出院了。

  豪豪听完点点头,这一次住院化疗,豪豪没有再哭,他知道自己需要战胜身体里的“坏细胞”。

  父母:他是一个懂事的乖孩子

  记者在病房内看到,豪豪熟练地将治疗仪器插上电源,挪到自己手臂上的针眼处治疗,10分钟后又把仪器放回原位,全程不需要父母的帮助也能独立完成。

  豪豪的妈妈陈女士告诉记者,他真的是一个特别懂事的孩子,哪怕自己身体很痛,他还会懂得照顾父母的情绪和感受,每次从重症监护室出来,从来都不会闹脾气,只会甜甜的说,妈妈我好想你呀。

  豪豪治疗期间,有时候不能摄入油脂,只能吃全素的食物,妈妈为了照顾他的情绪,就跟着豪豪一起吃素,豪豪看着妈妈每天照顾自己憔悴不堪的样子,他对妈妈说,“妈妈你要多吃一些肉,吃点排骨才行,我看到你都瘦了,你瘦了我会心疼你,你照顾我实在太累了。”

  说起孩子的暖心,陈女士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坐在一旁看动画片的豪豪看见妈妈流泪,立刻跑过来抱着妈妈,擦干了妈妈脸上的泪水。

  李先生说,很多亲戚朋友劝他们放弃治疗,投入太大,治愈率连百分之六十都达不到,但是夫妻二人从未想过放弃孩子,一定会尽全力为他治病。

  这场与病魔的抗争,豪豪却很有信心,他告诉记者,做手术不害怕,睡一觉起来就好了,等病好了就要继续去上学,还要买一台属于自己的电脑。

  盼好心人帮他们渡过难关

  “现在我们真的是能借钱的亲戚朋友都借了,贷款也贷了,如果家里的房子可以卖出去,我们也立刻马上就卖。”李先生告诉记者,为了给孩子治病,夫妻二人已经负债累累,但是面对巨额的手术费用,实在筹集不了30万,只能求助社会,希望有好心人可以帮我们渡过难关。

  目前,李先生已经抽血与豪豪进行匹配,结果还没有出来,如果配型成功,就立刻需要30万的治疗费。

  如果您愿意帮助5岁的小豪豪,让他重获新生,请与我们联系,或者直接拨打豪豪父亲李先生的电话:18685342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