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笛《消失的古城》:重构失去城市的面貌 走进

2019-02-24 来源: 高手高手网待彩吧_正规网 

  

封面新闻记者 薛维睿

“历史过去了就永远过去了,我们今天想了解过去的历史,只有依靠流传下来的历史记录。”在《茶馆》《袍哥》以后,王笛再次带来城市史著作《消失的古城》。在这本书里,大到穷人在兵荒马乱年代的生活、人民对革命不满,小到老成都红灯区的样貌、人们过春节的场景,王笛展开清末民初成都的日常生活记忆,描写了百年前老成都的样貌。

2月23日,王笛在成都图书馆带来讲座《寻梦老成都——从文学、绘画和照片中找回历史的记忆》。延续王笛微观史的研究角度,《消失的古城》从日常生活的细节出发,描绘了听戏、泡茶馆、逛庙会、节日庆典、街头政治、改良与革命等活动,覆盖了乞丐、妓女、苦力、小贩、工匠、挑水夫、算命先生、剃头匠等各种身份的人。

“过去的历史研究,不关心日常生活,历史学家只对政治、经济、战争和领袖人物感兴趣,往往忽略大众的日常生活和情感经历。”因为历史上普通人生活的失语,王笛发现写老成都非常困难,只能从过去的文学、照片和绘画中,拼凑出成都过去的景象。

“过去写成都的历史,都是利用档案和其他历史文献,其实文学资料——像地方戏、小说、谚语等——都提供了过去成都的丰富信息。” 王笛关于成都城市文化的著作,包括《街头文化》《茶馆》《消失的古城》等,都使用了不少文学资料,例如使用竹枝词、小说等。

王笛以茶馆文化为例,沙汀《在其香居茶馆里》写了“喊茶钱”的文化;李劼人的《暴风雨前》里记载了茶馆“讲理”的活动,纠纷的双方约到茶馆,请一个中间人来解决纷争。不止小说,一些游记也有生动的记录,舒新城在《蜀游心影》里描写了成都人在茶馆里的一天怎么过的,以成都的休闲对比其他城市忙碌的生活。“现在有人批评成都人不思进取,其实成都在1920年代就这样。”

视觉资料则是城市文化最直接的展示,王笛展示了过去成都过去的街道和建筑格局。“从19世纪末以来,传教士、中外国旅行者和记者等便用照相机记录了成都的日常生活,一些艺术家也用他们的画笔留下了成都的过去。照片和绘画作品为成都街头文化的研究提供了非常生动而且有力的视觉材料,与文字的记载或相映成趣,或互补不足。”

王笛认为,图像使我们重新认识文字上没有记载的历史,过去的图像再现或重构了历史。诚然,今天会读出图像不存在的东西,不同领域的人看到的东西也不仅相同,“任何图像都没有唯一的解读,但任何解读使我们重构失去城市前进一步。”

  

推荐阅读